九江江洲3000游子返乡抗洪

九江江洲3000游子返乡抗洪

镇政府此前发布公开信呼吁在外乡亲速回乡抗洪;1998年出生的小伙连续两年返乡抗洪

全链条系统监控——中央直达资金监控系统从资金源头贯穿到末端,掌握每笔资金下达、分配和使用情况,确保资金流向明确、账目可查。建立实名台账,掌握被帮扶企业和个人受益情况。如在深圳,龙岗区开展绩效目标管理,对每个抗疫特别国债资金安排的项目设定绩效目标,资金使用过程中将结合目标开展绩效执行监控。

这笔“特殊”资金有啥特殊?

截至8月中旬,这2万亿元扣除用于支持减税降费的3000亿元之后,在实行直达管理的1.7万亿元财政资金当中,中央财政已经下达了1.674万亿元。中央直达资金分配到地方之后,省级财政分配下达了1.558万亿元,占中央已经下达资金的93.3%。

在记者调查的省份中,资金流向是这样的——

洲头村村主任张平说,他们村里约1800人,但常住人口只有200人左右,多为留守老人和妇女、儿童。现在每天回来几十个人。

是不是觉得国家支持是触手可及的呀?

7月11日,徐欣在刷抖音时看到了江洲求援的公开信。“我感到一股劲儿涌了上来,我确定自己帮得上忙。”

“省级细化”——就是省级要按照直达基层的要求提出分配方案,省级本身不能留,全部提出分配到市县的方案,细化分配。

咱们以后可以接着看效果。

“中央切块”——就是这2万亿资金根据不同的分类,用相关的因素直接分配到省,算一算帐,切块给省里面。

杨博从小在江洲长大,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杨博跟着奶奶在老家上学。直到大学毕业,杨博都在九江生活,毕业后才到南昌参加工作。在杨博看来,回家参与抗洪救援是自己应该做的事。

车龙之中,有的货车后面满满当当地装着农作物。一名村民用车载着一车冬瓜,他对记者表示,冬瓜是自己家地里种的。为了防止洪水漫到地里,便提前挖出来拿到九江卖掉。另一位村民则在车斗中带着自家种的辣椒、西瓜,车子的副驾驶里坐着母亲。他打算将母亲带到九江市区的家中暂住,自己则准备明早回村里,继续参与抢险。

“快速直达”——就是备案同意后,限时让省级部门将资金下达基层,尽早发挥资金的作用。

重庆江津:直达资金7.39亿元中,用于保民生支出约2亿元,保市场主体支出约1.7亿元;用于防疫医疗设备购置以及重大基础设施3.69亿元。

“一插到底”关键还要快,毕竟急着用钱不是。这2万亿元直达基层的速度到底怎么样?2万亿元,这么多项目,一个个说不太可能,就先跟着记者从一笔钱的“落地时间表”里看看情况吧。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

同样回来支援家乡的还有20岁的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徐欣。

2万亿元到底给了谁?

6月30日前 财政部将具备条件的直达资金全部下达。

徐欣发了一条朋友圈,“回家当志愿者抗洪,有人一起吗?”20岁的预备役军官李文欢应征:“我要去报名,我想当志愿者。”7月12日上午,两人搭乘头班渡轮来到江洲。在北大堤上,身着黑色T恤的徐欣和身着军装的李文欢一人一边提着沙袋,同乡亲们一起垒起子堤。

对于这2万亿元,政府工作报告说,“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到底有多特殊?这笔钱,中央建立了特殊的转移支付机制,确保资金直达基层。简单来说,就是下达拨付“一竿子插到底”,让这些钱在最短时间内,真能解企业和老百姓的燃眉之急。

资金下达过程中会不会有什么纰漏?

一方面是青壮年巡堤筑坝,排查隐患,另一方面,江洲镇防汛指挥部发出撤离通知,要求65岁以上老人、未成年人,以及18-65岁之间常年患病的村民在13日前,分批次撤离。

7月12日下午5时许,江洲南岸排起一条汽车的长龙,等待登上渡轮前往九江。

这2万亿元不仅下达快,而且精准投向了疫情防控、帮扶市场主体和困难群众、保基本民生、保居民就业、保基层运转以及支持重大项目建设等。

截至7月12日,回到江洲支援抗洪的已有3000人,3天时间每天陆续回来1000人左右。其中有连续两年返乡抗洪的22岁小伙子,也有请假归乡的普通职员,还有异地前来的志愿者。

今年22岁的杨博,在南昌的一家公司从事数控工作。2019年,刚刚毕业的杨博,就参与过家乡的抗洪工作,今年是他第二次参与抗洪。得知他要回家抗洪时,父母首先表达了支持,公司也第一时间准许了他的请假,并特别提示他注意安全。

在六号村的39、40哨所,还来了一位四川平昌县的“志愿者”付志平。他是7月12日从广东普宁坐火车过来的。13日刚到江洲就投入了工作中。

在龙虎榜中,涉及深股通专用席位的个股有7只,紫光国微的深股通专用席位净买入额最大,净买入657.43万元。

这么短的时间内,大笔财政资金直达基层,会不会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现象,出什么纰漏啊?答案是:监控全覆盖、全链条、全过程!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6月30日 重庆市财政局向区县下达了预算指标。

6月9日 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审议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具体实施方案。

“备案同意”——就是省级财政要将分配到基层或者直达基层的方案报财政部备案同意。备案同意并不是管甲县多还是乙县多,不是干预具体的分配,而是看是不是具体落实了当“过路财神”的要求,省级有没有截留,是不是全部分到了基层市县。

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肖隆平 海阳 实习生 龚正杨

这样的支持还有不少呢,

这笔钱如今去向何处了?

“追着”这2万亿元走了一趟,

江洲镇位于长江上的江心岛,四周堤坝高,中间低,形成了一个“盆地”,最东侧正对着鄱阳湖湖口。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数据显示,7月5日8时,九江站的水位是19.68米(超警戒水位0.18米),7月12日,记者在江洲镇防汛指挥部得到的数据是,当天8时水位是22.74米,14时达到了22.81米。也就是8天时间,长江九江站的水位涨了3米多。多位江洲人表示,即便是1998年也没有这么快涨到这么高的水位。

1991年出生的董平平经历过“1998长江特大洪水”,他的大娘当年因洪灾而去世。“那时候长江洪水真的很恐怖,有阴影了,所以不想悲剧重演。”

董平平(化名)是江洲洲头村人,现在是九江市某房产开发公司职员。7月10日他看到了村里微信群发的公开信,当即就决定回来。他安顿好可能来洽谈的购房客户,跟老板请了假,也征得了爱人、家里长辈的同意,13日一早回到了洲头村,投入69号、70号哨所附近的险情排查和填堵工作中。

6月28日 重庆市财政局制定分配方案并报财政部审核。

7月17日 江北区将104.18万元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优惠贷款贴息资金拨付到企业。通过贴息支持,企业又很快获得了重庆农商行3910万元贷款。

接受多方监督——在湖南,财政审计合力,全覆盖全链条监督资金分配、拨付、使用情况,资金分配使用情况报同级人大常委会审查,并向社会公开,接受舆论监督。

从5月底公布这2万亿元新增财政资金,到大部分资金送达企业和老百姓手中,还不到100天时间。

12日下午,记者在江洲镇人民政府附近看到,由于上周连续下的几场雨发生了内涝,其东侧原来的田地已成了一片汪洋,九号村居委会、街道上的临街店铺半地下层全部被淹,临街一楼店铺大部分都搬空,或者大门紧锁。

为了动员老人撤离,村干部们付出极大努力。新洲三场的村支书万成祥表示,村干部们从四天前就上门劝导老人离开,有的不愿走的家庭需要反复上门劝说。如果村干部无法说服,再安排儿女来劝说。

请大家随着我们的记者一起

杨博说自己生在1998年,而这一年,江洲也发了洪水,近年来,杨博格外关注家乡的信息。在哨所工作时,杨博会和哨所的人轮流回家吃饭,奶奶会给他做好饭,“累是很累,但为了家乡就很值得。”

在村干部的努力下,新洲三场已有90%的老人撤离,仍不愿撤离的老人也转移到了地势较高的房屋中。

22岁小伙请假回乡 上堤观察水位

企业和老百姓多久能拿到钱?

这新增的2万亿元财政资金

52岁的谭毅恒背着编织袋,坐了19个小时的火车从苏州返回九江,比平时多花了8个小时。“因为下雨滑坡,火车道被淹掉了,绕道湖北才回来的。”

也有部分老人不愿撤离。

重庆正大农牧食品有限公司获得资金104.18万元的“路线图”——

7月11日,谭毅恒接到九洲村村干部的电话,“说现在水位上涨得很厉害,号召我回来保卫家乡。”对方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命令的意味,但谭毅恒立刻停下了箱包厂的工作,往编织袋里装了几身换洗衣服便踏上归程。“(失去工作)这点损失哪有自己家乡损失大啊,保卫家乡肯定人人都有责嘛。”他说。

7月10日 江北区收到重庆正大农牧关于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贴息资金的申请。

新京报讯 7月10日,江西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人民政府在官方公号上发布了一封《致江洲在外乡亲的公开信》,呼吁江洲在外18至60周岁的父老乡亲迅速回赴江洲抗洪。截至7月12日,回到江洲支援抗洪的已有3000人。

严禁政绩工程——在湖南,严禁将资金用于政府性楼堂馆所和建设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做好中央一次性超常规措施退出或退坡预案,绝不因财力增加乱开支出口子,随意提高支出标准。

6月30日 重庆市江北区财政局收到中央下达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优惠贷款贴息资金。

“回家当志愿者抗洪,有人一起吗?”

杨博是江洲镇六号村村民,7月6日,得知家乡水势上涨后,杨博跟父母说了一声,便返回了村里。在堤坝上的哨所,杨博主要参与观察水位、铺三色布、装沙石袋等工作。

这些资金效果究竟如何?

到底“特殊”在哪儿?

一位新洲二场的村民表示,不愿撤离的老人们一方面是恋家,一方面是对于房子的抗洪能力有信心。“我们这儿比大堤还要高一点,”他指着门口陡峭的土坡说,“如果我们在这儿,那洪水过来了我们还能用棉被、沙袋填。如果我们走了,房子就没人管了。”

深圳:在138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中,计划调入市本级一般公共预算22.8亿元,用于光明科学城、平湖医院等四个项目;直接转移支付下达给各区115.2亿元,各区计划安排项目497个,其中基础设施建设项目295个。

在龙虎榜中,涉及沪股通专用席位的个股有2只,老白干酒的沪股通专用席位净卖出额最大,净卖出1494.48万元。

湖南:在抗疫特别国债中市县统筹安排24亿元,用于公共卫生领域补短板;在特殊转移支付中安排2亿元,用于提高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补偿。

7月10日,因单位设备需要调试,杨博紧急返回工作岗位。杨博告诉记者,工作结束后还会回家继续参与抗洪工作。

重庆正大农牧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元华说,“利用这些资金,我们采购生产饲料5500余吨,可饲养1.1万头肉猪。”

6月23日 重庆市财政局接到财政部下达的特殊转移支付和抗疫特别国债资金预算指标。

江洲镇党委书记陈世超告诉记者,江洲镇户籍人口有42000人,平时在家的仅7000余人,且多为留守老人和妇女,实际全部可用劳动力不足1000人。在公开信发出后,截至12日,回到江洲支援抗洪的已有3000人,3天时间每天陆续回来1000人左右。

六号村支部罗书记介绍,江洲撤离也采取了三种策略,一是投靠九江市区的亲友,再就是往堤坝高处搬,对于没有去处的,他们还有两家安置酒店。